奥门永利402官网 > 律法知识 > 同居的法则难题:子女、财产、债务

原标题:同居的法则难题:子女、财产、债务

浏览次数:63 时间:2020-01-30

在我国,同居关系长期大量存在。一方面在农村特别是边远地区,同居在当地占相当大的比例;另一方面,社会发展脚步不断加快,城市同居的群体也在扩大。北京地区基层法院2016年全年涉及同居关系类型案件达百余件,针对这一普遍存在的现象,需要当事人法律意识的提高。小编通过几个案例予以简单介绍。   同居关系成立,须以双方未婚为前提  1998年,王某与郑某同居。2000年,王某与前夫离婚。2007年,郑某与前妻离婚。2003年,郑某出资以王某名义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了1号房屋。2004年,王某取得所有权证,后与他人交往。  2015年,郑某以双方为同居关系,1号房屋为双方共同财产为由将王某诉至法院,请求依法根据出资情况及王某的过错分割1号房屋(房屋归王某所有,王某按郑某的实际出资比例给付房屋补偿款)。王某辩称:郑某主张的同居期间双方都在婚姻中,双方不存在法律上的同居关系。1号房屋是其购买,房产证也在其名下,故不同意郑某上述诉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郑某与王某在各自均有配偶的情况下同居,基于此种特殊关系,2003年,王某在购房屋时,郑某的出资行为应视为赠与行为,且赠与的是相应的购房款,而非房屋的所有权。现购房款已交付,赠与行为已完成,郑某主张分割房屋的实质是撤销赠与,因其主张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故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法官释法  同居行为是指没有配偶的男女双方,自愿不进行结婚登记而长期以夫妻名义一起共同生活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条第2款规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郑某主张其与王某为同居关系,要求分割由其出资购买的房屋,该主张的成立,须以双方未婚为前提。若二人同居时双方各自均有配偶,则无法适用法律规定的同居关系分割共同财产的法律规定。  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  2009年,于某与案外人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购买一套房屋。同年年底,于某与姚某签订《房屋共有协议》,约定上述房屋为二人共同购买,产权为二人共有,房产证也相应载明二人为共同产权人。二人自房屋交付后,一直在此房屋共同生活。  2011年二人分手,2012年姚某与案外人登记结婚。于某将姚某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分割上述房屋(房屋归姚某所有,姚某按照房屋现值的二分之一给付于某房屋补偿款)。姚某辩称,房屋虽登记为共同所有,但于某并未实际出资,房屋分割条件不成立,不同意于某的起诉请求。  法院经审理认定,双方在同居期间购买房屋,虽有共同所有的约定,但此约定并非等同于份额均等。最终法院在查明购买房屋的出资情况后,根据出资比例计算出补偿款数额,并判决房屋归姚某所有,姚某给付于某相应的房屋补偿款。  法官释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修改稿)》第92条规定: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份原则处理,并且考虑共有人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但分割夫妻共有财产,应当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处理。故共同共有关系结束后如何分割共有物,应区分共有人之间财产关系。  法定的夫妻共同财产制中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积累的财产原则上均属双方共同共有,分割时采取的是均等分割原则。而解除同居关系时,当事人同居期间所得工资、奖金和生产经营收益等,原则上归本人所有,若属于同居期间共同购置或共同经营所得财产,则属于二人共同所有,但分割时采取的是按份分割原则,此时,共有人的实际出资和投入将直接影响到共有物的分割份额。  同居关系中,一方去世另一方不享有继承权  刘某与邢某一直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一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2014年年底邢某去世,后刘某以其与邢某之间形成事实婚姻,其为邢某的配偶为由主张依法继承邢某的遗产。邢某的继承人不认可刘某的配偶身份,认为其没有相应的继承权。  本案经法院审理认为,刘某与邢某之间不构成事实婚姻,而属于同居关系,故据此驳回了刘某要求依法继承的诉求。  法官释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规定: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未依法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照事实婚姻处理。《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后,男女双方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在案件受理前补办结婚登记;未补办结婚登记的,按解除同居关系处理。  本案被继承人邢某与刘某同居后直至2014年邢某去世都未补办结婚登记手续,刘某与邢某之间不成立事实婚姻关系,无法以配偶的身份取得邢某的法定继承人资格。故刘某主张其与邢某之间是事实婚姻关系,要求继承邢某遗产的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法官提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规定:当事人起诉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所以选择以同居关系一起生活的当事人需要从思想上认识到这种并未进行结婚登记的婚姻形式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只有案件涉及当事人之间的财产纠纷等其他事由,法院才可就财产问题进行审理。在这里建议,缔结婚姻时选择通过婚姻登记的方式给自己的婚姻关系予以法律的保护,给自己的婚后生活以法律的保障。  银行卡给女友用,分手后卡里钱归谁?  同居期间,小程将一张银行卡给女友小李使用。半年后两人分手,都说卡里的钱是自己的。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小李将小程告上了法庭,请求确认小程名下账户内的52000元归自己所有。由于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双方的财产纠纷也就变得复杂而难以处理。  同居期间,小李与小程经常发生争吵,2015年11月,小李提出分手。为阻止分手,小程挂失了银行卡。见银行卡没法使用了,小李只好回头再找小程,要到了他的身份证,又找到朋友小邓帮忙,第二天,小邓拿着小程的身份证并在知道密码的情况下,在银行办理了解挂业务。当天,小李就将卡里的52000元取出。  小程得知后,找到银行反映了情况并报警求助。在银行和派出所的协调下,他又向小李要回了卡里的52000元。  之后,小李将小程告上了法院,向法院请求确认52000元是自己所有。在法庭上,小李表示,卡虽然是小程给自己的,但里面的钱都是自己的钱往里存的。小程说,卡是自己的,钱也是自己向朋友借的。双方虽然都找来了证人为自己作证,但谁也没有办法证明钱的来源。  法官认为,钱是双方同居期间产生,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同居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即双方终止同居关系时原则上应均等分割。近日,鼓楼法院判处小李和小程均分52000元。

同居,是指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事实上,随着社会风气的开放、伦理观念的转变,同居作为婚姻关系之外的一种两性关系,在日常生活中已屡见不鲜。

图片 1

然而,同居在我国法律、审判中的地位一直比较尴尬,由此引发的当事人身份地位、财产分割、子女抚养、侵犯人身权等纠纷也一直是法院审判中的难点所在。这些案件的处理需要依据哪些法律规定?同居关系又有哪些法律风险?看法官给了哪些忠告。

案情简要

▌法律禁止有配偶与他人同居

刘某与石某于1982年12月27日登记结婚,刘某某系石某继女。2011年11月12日石某因病死亡。石某在与刘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于2004年11月购得小型汽车一辆,行驶证登记车主为石某。另查明2000年许,石某于王某一直存在同居关系,遂将该车辆交由王某驾驶,且同时将该车行驶证、营运证等证件交由王某。在石某死亡后,现刘某与刘某某要求王某返还该车辆及该车行驶证、营运证等证件。王某辩称:该车是王某出资购买,因当时其户口不在安庆市区,而申办营运证需要本是户口,故其将行驶证、营运证挂靠在与自己有同居关系的石某身上,故不应返还该车及驾驶证、营运证。

1998年,王女士与郑先生同居。2000年,王女士与前夫离婚。2003年,郑先生出资以王女士名义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了1号房屋。2004年,王女士取得所有权证。2007年,郑先生与前妻离婚。后王女士与他人交往,2015年郑先生以双方为同居关系,1号房屋为双方共同财产为由将王女士诉至法院,请求:依法根据出资情况及王女士的过错分割1号房屋(房屋归王女士所有,王女士按郑先生的实际出资比例给付房屋补偿款)。

办案思路及心得

王女士辩称:郑先生主张的同居期间双方都在婚姻中,双方不存在法律上的同居关系。1号房屋是其购买,房产证也是其名下,故不同意郑先生上述诉求。

代理意见如下:一、实体方面 1、关于原告诉求的基础。原告刘某、刘某某的诉讼请求是要求被告王某返还皖HT1049号小型汽车及行驶证、营运证等证件。原告提交的皖HT1049号小型汽车所有人信息查询表、行驶证等均能证实该车辆归石某所有。根据《物权法》第29条规定,因继承取得物权的,自继承开始时发生效力。因此,因继承引起的物权变动,属于基于法律行为以外的原因引起的物权变动,不以登记或者交付为物权变动的生效要件,而是在继承开始时,继承人当然地、直接地取得物权。《物权法》第34条规定,无权占有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因此,本案石某去世后,石某的配偶及其女儿即本案的原告有权要求被告王某返还该车及其相关证件。 2、从证据及举证责任角度看。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在诉讼中提供了皖HT1049号小型汽车所有人信息查询表、行驶证、法院依职权调取的涉案车辆相关登记信息材料,上述证据均能证明涉案车辆的登记车主为石某。并且原告还提供了石某协议解除劳动合同领款通知、领取的经济赔偿金通知书、石某银行存单、个人消费贷款等,用以证明石某购买车辆的资金来源。除此之外,依被告的申请,法院也调取了皖HT1049号小型汽车的购买发票,也能证明购买人是石某;相反,被告答辩时主张涉案车辆是由其购买,但没有提供任何出资购买的相关证据。众所周知,机动车是特殊的动产,机动车一旦登记就具有物权公示效力,行驶证及其他相关登记材料上登记的车主就应当推定是涉案车辆的所有人,除非有充足的证据能够推翻。就本案而言,如果被告王某否定石某是涉案车辆的所有人,就必须推翻车辆的车主登记,此时被告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但在诉讼中被告并没有提供此反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退一步而言,即使在原被告均不能举证证明涉案车辆购置及更新出资的情况下,那么也应依据民事诉讼证明标准是“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这一原则来进行审核认定各方证据。在本案中原告提交的证据的证明力明显优势于被告提交的证据的证明力,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要依据车辆登记信息推定登记车主就是实际车主。二、关于本案法律适用问题。 1、本案适用《若干意见》错误。被告在诉讼过程中也提交了大量证据证明其与石某系同居关系,且也可以确定该车辆系石某与王某同居期间购置的财产,但不能适用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简称“《若干意见》”)的规定来处理解除同居关系时的财产分割问题。要正确适用《若干意见》首先必须要弄清其适用的前提。《若干意见》适用的前提是:仅指无配偶的男女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不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两性关系。而本案根据法庭调查可知,石某与刘某于1982年12月27日湖南登记结婚,且截止2011年11月12日婚姻关系一直处于存续状态。石某由于工作关系,2002年以前在安庆才与王某有非法同居关系。因此石某是有配偶的,在这种情况下,适用《若干意见》明显错误。错误适用《若干意见》的直接后果是,把石某与王某同居期间所得收入和购置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等份分割,这种做法明显侵害了财产所有人的合法权益。 2、非法同居期间的财产混同问题。虽然石某与王某非法同居期间可能存在财产混同问题,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财产必然都混同。在原告已经完成涉案车辆是石某所有的举证情况下(见一、2、从证据及举证责任角度看),该车辆就应不属于已混同财产之列。如果法院仍然适用《若干意见》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则适用的大前提错误。 3、本案与房屋一案适用法律的比较。如果本案认定涉案车辆系石某与王某同居期间所得收入和购置财产,等份分割。那么涉及房屋的案子(见(2012)迎民一初字第00090号民事判决书)却直接判给了王某,令人费解。因为房子也是王某与石某同居期间2005年购买,那么是否也应适用《若干意见》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等份分割呢?同一种情况,同一法官却适用不同的法律,做出了不同的认定欠妥! 4、王某与石某他们这种同居关系是被婚姻法明确禁止的。《婚姻法》第3条第2款规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因此他们是非法的同居关系,俗称“包二奶”。如果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这势必造成涉案的车辆及房屋全部归被告王某所有。那么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原告的合法利益,反而保护了法律明确禁止的这种同居关系,违背了公序良俗原则,也违背了立法意旨,对原告而言确实不公!二、程序方面 1、关于释明权问题。法院是在认定涉案车辆是原告与被告共有的前提下,行使释明权的。原告认为法院行使释明权的基础错误,因为法院认定涉案车辆是原告与被告共有物是错误的,是对法律关系的性质认定错误,涉案车辆不是共有物(见上述二、1本案适用《若干意见》错误分析)。在这种情况下,原告有权对原诉讼请求不进行变更,因为一旦变更就认可了该车辆是原被告的共有物;其次原告认为其诉讼请求是明确具体的,无需变更。 2、关于追加第三人金洁的问题。人民法院在为查明案件事实时追加金洁为第三人不当。应当参照最高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0条规定(继承诉讼开始后,如继承人、受遗赠人中有既不愿参加诉讼,又不放弃实体权利的,应当追加为共同原告),追加其为共同的原告。因为金洁是在法院为查明事实时知道的,其是石某的亲生女,因此其对石某的财产享有继承权。法院追加其为共同原告更加符合案件的实际情况,也较为妥当;其次,原告在诉讼中也是建议法院追加为金洁为共同原告,但法院认为一旦追加金洁为第三人,其诉讼地位已确定,就不宜变更,这种理解也是错误的。如果追加第三人发现不当,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或裁定的形式加以补正(见民事裁判指导卷--《最高院专家法官阐释民商裁判疑难问题》269页,第39问题)。 3、被告应提起确权的反诉或者另行起诉。如果被告主张该车辆是由其出资购买,应当举证证实实际出资购买情况,但庭审中被告并没有提供此方面的相关证据证明。且本案的案由是返还原物纠纷,如果被告主张该车辆归其所有,应当提出确权的反诉或者另行起诉,因而被告的主张不构成对原告诉求的抗辩。

法院审理后认为,郑先生与王女士在各自均有配偶的情况下同居,基于此种特殊关系,2003年,王女士在购房屋时,郑先生的出资行为应视为赠与行为,且赠与的是相应的购房款,而非房屋的所有权。现购房款已交付,赠与行为已完成,现主张分割房屋的实质是撤销赠与,因其主张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故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法官释法

结合庭审情况,本代理人发表如下代理意见,均被法庭采纳,诉求得到法院全部支持。

同居行为是指没有配偶的男女双方,自愿不进行结婚登记而长期以夫妻名义一起共同生活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条第2款规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郑先生主张其与王女士为同居关系,要求分割由其出资购买的房屋,该主张的成立,须以双方未婚为前提。若二人同居时双方各自均有配偶,则无法适用法律规定的同居关系分割共同财产的法律规定。

▌共同所得,怎么处理?共同所得,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

2009年,于某与案外人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购买一套房屋。同年年底,于某与姚某签订《房屋共有协议》,约定上述房屋为二人共同购买,产权为二人共有。房产证也相应载明二人为共同产权人,后二人自房屋交付后一直在此房屋共同生活。2011年二人分手,2012年姚某与案外人登记结婚。于某将姚某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分割上述房屋(房屋归姚某所有,姚某按照房屋现值的二分之一给付于某房屋补偿款)。

姚某辩称,房屋虽登记为共同所有,但于某并未实际出资,房屋分割条件不成立,不同意于某的起诉请求。法院经审理认定,双方在同居期间购买房屋,虽有共同所有的约定,但此约定并非等同于份额均等。最后法院在查明购买房屋的出资情况后,根据出资比例计算出补偿款数额,并判决房屋归姚某所有,姚某给付于某相应的房屋补偿款。

▌法官释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2条规定:

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

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份原则处理,并且考虑共有人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但分割夫妻共有财产,应当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处理。

故共同共有关系结束后如何分割共有物,应区分共同共有人之间的财产关系予以区别对待。

法定的夫妻共同财产制中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积累的财产属于双方共同共有,分割时采取的是均等分割原则。而解除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共同取得的财产,应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分割时采取的是按份分割原则,此时,共有人的实际出资和投入将直接影响到共同共有物的分割份额。

有些同居关系在解除时,一方会向另一方主张一定数额的补偿金。补偿金通常以借款、欠款、协议等形式表现出来。

这种补偿金是否应受法律保护?如不应保护,一方已经支付的部分是否可主张返还?

倾向性观点认为:其属于不可强制执行的自然债务,履行与否全凭债务人的意愿,法律不加干涉。但是一旦履行,将不得请求债权人返还,债权人接受的履行将不是不当得利,法律承认其保持受领给付之权利。

我国民事法律中只是对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作了规定,而对于“自然债务”的概念、分类、效力并未规定。根据传统的民法理论,自然债务通常分为履行道德义务之给付、不法原因之给付、超过法定利率之给付、婚姻居间之报酬等类型。

解除上述同居关系的补偿金应当属于不法原因之给付的自然债务,因为其违反了《婚姻法》的禁止性规定,同时也侵犯了配偶的财产权益。

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为解除同居关系,双方以借款或其他形式确定补偿金,一方起诉要求支付该补偿金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本文由奥门永利402官网发布于律法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同居的法则难题:子女、财产、债务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